梁上燕

《auroral》屠倚末世au

chapter.1
凌晨三点,温度降至零下,小雪纷扬。
一辆高速驾驶的奔驰汽车横冲直撞闯入广陵境内,在无视守卫军警告撞毁铁围网,轮胎被路障戳破后,车体尾部喷出大股白汽,沸沸扬扬的弥散开来,伴着顿重气音彻底宣布报废。哨兵持枪谨慎的打开车门,浓郁腥气扑面而来,一具鲜血淋漓的女尸顺着打开的车门滑出,腹部被蛮力撕开,皮肉外翻伤口狰狞,大小肠漏出,一端牵在车内着西装的男子手中,施暴者抬起满沾猩红的脸,浑浊涣散的瞳孔映出信号塔顶的白炽灯光,他像是被晃了眼睛,抽搐一下,猛的张大了嘴——
屠龙刚被叫醒,来不及打理的蓬乱短发炸成鸡窝——居民已被各地陆续传来的消息吓破了胆,虽此处有军部驻守轻易不会沦陷,可人们被极致恐慌逼急了说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内外双重压力之下防线极易崩溃,故而安定民心是目前驻军的首要任务,屠龙作为驻军首领,不得不在室外温度低的能滴水成冰的情况下亲自赶赴出事地点。
这已经是这一周以来的第三次,红外线对于复生者没有任何作用,夜视镜也只能看到半径十米内的活动物体,设在各高速路的关卡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南下的逃亡者越来越多,一大部分都在逃亡的途中异变,至少目前,他们没有成功接收任何健康生还者。屠龙随手扣上军帽压下蓬乱的头发,神智短暂的混乱后他深吸一口气,冷空气卷着细小雪屑进入鼻腔,像一剂有效的清醒针。他蹲下来仔细观察已被击毙的复生者,子弹搅碎了烂软的大脑,后颅腔破碎,灰质组织淌了满地,红红白白一片,散发着人体组织腐烂后的恶臭,像极了呕吐物。
屠龙仿佛习惯了般,平静的从口袋中摸出试纸蘸取一些,作为样品封存在玻璃器皿中收好,随后又例行公事的询问是否有伤亡,旁边的哨兵迟疑了一下,道:“有三人被不同程度的咬伤抓伤。”
从车里出来的男人被及时击毙,而那个被啃噬的面目全非的女尸却在众人收拾现场时歪歪斜斜的站起来袭击了离自己最近的士兵,另外两个试图帮忙,在混乱中受了伤。
屠龙抬手挥退了他,慢慢沉下脸色。
广陵附近的城市因屠龙及时出兵搜救而挽救了大部分民众,且每天都有百人战队沿边镇地区清理游荡而来的复生者,各高速路口都设有关卡,军队直接管辖,距离生化感染爆发仅过去三个月,据情报,北方,怕是已经全部沦陷。
木剑没有一点点安抚人民的意思,至今无任何公开言论,通讯系统接连瘫痪,玄铁能做的只有尽快完善方舟设备,方便接纳民众入住。而在方舟完成之前,玄铁给屠龙下达的死命令是守住广陵的安全区。
屠龙所代表的军队,已经是中国南方对复生者最后一道抵御线了。
雪花渐渐聚成小冰粒,落地有声,在地上积起薄薄一层雪披,又被来往的人群踩碎,满地泥泞。
屠龙微微张嘴呵出一口热气,军装男人逆光而立,深色军装勾勒出饱含力量的肌体弧线,俊朗面容大半隐入阴影,眉间愁色愈发深刻。他沉默片刻,最终下令加强警戒级别,来往车辆五十米外若无应声皆直接攻击,结束后续工作,警车载上三位受伤人员连夜返回基地。
科研院不规则的柜形建筑极具现代风格,拐角处的转折都利落干脆到近乎锋利,一排排被分割匀称的玻璃窗更透着股冷漠的理性。屠龙摇下车窗,注意到科研院监控室的灯还亮着。
停好车,乘电梯抵达二楼,穿过二十米的走廊,屠龙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推门闯进监控室,暖气瞬间裹了上来,亲吻着被冻得发麻的鼻尖。屠龙端起某人搁在桌子上的保温杯,仰头牛饮,露出因吞咽不停滚动的喉骨,有几分张扬的性感。等浑身缓过劲,他才开口:“又有三人被感染了。”
倚天这才从显示器前转过来头,电子设备闪动的蓝光投在他与屠龙相似的锋利眉眼上,显出种机械般的冷漠。他身上只穿了件衬衫,外面套着科研院的制服外套,长发高束,极少的两三缕落下,被别在耳后。
倚天点头表示知道了,蹬着高脚椅转过身,就着屠龙用过的杯子喝尽剩下的温水,道:“带进来吧。”
屠龙走到医护室启动电源,走将三人传唤过来,倚天抬头略略扫过一眼,三人都有些紧张,毕竟屠龙站在哪儿,随时可以并有权将他们立地处决。
谁都怕死。
三双紧张而微微大睁的眼睛注视着倚天从医药箱里取出酒精等消毒药材,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倚天戴上手套给三个人简单处理过伤口后,又依次检查了瞳孔和内眼睑。对屠龙轻轻摇了摇头。屠龙脸色陡然一沉。
倚天脱下手套坐到了横桌的对面,他从屠龙口袋里抽出手枪,放在桌上,枪口对着自己推到那三人面前,清俊的脸上一片平静:“遗憾的告诉各位,你们已经被感染了。这些天被感染的同胞已经有五位,场面话我也不说了,你们都是英雄。”顿了一下倚天又道“但目前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在异变前作为一个军人死去,还是等待万分之一的奇迹。”
三个人面面相觑,室内气压一度降低,士兵们看着那把枪,眼神几度变换,屠龙背在身后的手慢慢握住了枪柄,以防变故。倚天仍看着士兵,偏浅的金色眼瞳无波无澜,似乎在认真的等待士兵们的答案。
片刻后年长一些的士兵站起身,拿过了枪。另外两个年轻人立刻紧绷起来,年长者冲他们咧嘴一笑,额角有道深刻疤痕,他说
“我跟随玄铁总司令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侥幸没死在枪子下,虽然没能终老,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宿,比起慢慢尸化,不如清醒的作为一个人类死去。”
倚天肃然起立,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屠龙亦抬手工整的行了个敬礼。

夜里一声枪响长鸣,撕破天际,而夜色仍重,稠浓的化不开月色。

另外两名士兵选择接受隔离,鉴于复生者险些击破高钢化玻璃的前例,隔离室四面都采用高密度合金制材,仅通过摄像头进行监控观察。
毫无例外的,奇迹没有出现,两位士兵在经历过三个小时的挣扎后,彻底异变。
此时已是六点,倚天守在监控室彻夜未眠,方舟带走了所有柔属系人员,仅留下小部分阴属系技术人员进行地面样品采集,玉萧对【IA】一无所知,贸然将感染者带入方舟风险巨大,玄铁预感这会是场长期战争,将方舟的完善工作提到第一,这些天所有受感染的人都集中送到这里,有平民也有士兵。倚天目睹了一场又一场的死亡,监控里每一双充斥着求生欲的眼睛都慢慢失去神采,复生者诞生的瞬间,狙击枪会精准的射穿它的大脑。
这与战争不同,他们的枪口时时刻刻都对准了自己的同胞。
倚天通过通讯系统告诉清理人员三小时后再处理尸体,以防复生者未二次死亡造成更多伤亡,然后他关闭了监控系统,低血糖导致他脸上血色褪尽,眼底微青愈发明显。
屠龙陪了他一宿,精神倒还好,见倚天撑住额头不堪重负的模样,关切道:“回去休息一下罢?”
倚天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会儿贫血的眩晕感,摇头拒绝:“院长推断此次感染三个月后才流窜到南方地区,是因为冬季天气延缓了病毒活动的频率,马上就要开春了,广陵的防御线会越来越吃紧,城里还有三万老百姓,在方舟完成之前,我们必须坚持住。”
“那也先睡一会儿吧,还有一个小时才到七点半。”屠龙伸手在他指节捏弄两下,亲昵的小动作极具安慰感,倚天疲惫的点点头,被屠龙扶到休息室的单人床上躺下,他自己又去折腾了张床推过来并在一起,挨着倚天睡下了。倚天沉默的盯着天花板,瞳孔有些涣散,隔离室里的场景交替变换,飞溅的血花几乎快要化成梦魇,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他有种想呕吐的欲望,翻来覆去好一阵,被屠龙从身后抱住,温热手掌覆盖在眼睛上。倚天在温热的黑暗里听见屠龙富有磁性的低哑嗓音:“睡吧,不要想了。”
其实他也不好受。倚天轻叹一声,想着,一手向后轻轻握住了屠龙另一只手,被小心翼翼的笼在掌心里,两人依偎着睡去。

《auroral》屠倚末世au

末世种田+遥控机械玩具+肉搏游戏+没事秀爆的神经病快餐文。
设定
主屠倚,有亲友团。圣紫曦孤

【档案】
以下出现姓名皆为代号。
2601年。
人类进入全网络时代,人工智能彻底取代手工,数万人面临失业,物流飞涨,军部与政界发生巨大分歧,以玄铁为代表的拥护“拒绝全网络时代”保守派的军部申请并成功脱离中央,这队军人被命名为“五剑”,其下分四大属系,在冷热兵器与对抗人工智能武器训练之余,阴属系负责机械部,
阳属性为四大属系中武装能力最强,近战与突袭能力突出,
刚属系主远程物理攻击,并负责网络攻击,个别特殊人员留驻柔属系,
柔属系负责生物研究与生化武器的防御,直接隶属科研院。
2630年
科研院左院院长玉萧提出“诺亚”计划,既建立非人工智能操控大型载人母舰以保证人工智能失控后,人类尚有存身之地。
该计划获得玄铁首肯,六月份开始秘密建造母舰。同期科研院右院长灵蛇改造人计划突破巨大,进入脑部改造环节。
2632年
以木剑为首拥护“支持全网络时代”激进派军部潜入“五剑”驻地,此次入侵破坏严重,造成近三百人轻伤,一百人重伤,无人死亡,科研院重要实验体“飞燕”失踪。
追查为木剑挟持。
后科研院右院灵蛇神秘失踪,疑与飞燕被掳有关,玄铁立即派遣以曦月刀为首的阳属系十人小队进行追查,于木剑军部拍摄到灵蛇身影。
玄铁下令全面封锁该消息,只上报为失踪人员,灵蛇所负责的改造人计划由毒龙银鞭全权接手,继续脑部改造环节。
七月木剑挟持飞燕胁迫灵蛇留驻中央继续脑部改造研究,【IA】病毒首次为无名生物学家提出,其上共六位生物学家研究并改进【IA】,来源无所纠察。
灵蛇发现【IA】对人类大脑部分神经有激活功能,其表现为【萎缩小脑重新生长,四肢可做出基本人类行为】。
2633年
脑部改造环节毫无进展,玉萧派遣阴属系倚天剑,孤剑进行物理协助。
【IA】首次成功治愈小脑瘫痪病者。同期【IA】首次运用于死者。
2634年
方舟基础设备建造完成,倚天剑,孤剑和毒龙银鞭三人设计完成【创世】系统,即将纳米微芯片注入后颈与神经线连接,可由人脑直接控制与指挥电力系统。即日玄铁接受注射,【创世】进入实体实验环节。
【IA】病毒向不可控方向发展,表现为【死者复生后可做出基本动物行为,无法沟通与思考,神经中央发生未知病变】
四月通过【IA】复生者表现出极强的攻击力。
五月灵蛇通过飞燕黑客技术与“五剑”联系成功,月中放弃研究,欲携飞燕逃离,被木剑发现,飞燕被迫注射【IA】。
当日飞燕脑部神经末梢为【IA】侵袭,失去部分意识,心肌僵化。
五月十三日飞燕脑部神经彻底病变,失去主体意识,心脏停止跳动,肢体仍可行动。
同期【创世】正式投入使用,终端接入玄铁大脑,为控制【方舟】最高权限,隐藏【方舟】内所有可连接插口,【方舟】内切断一切网络连接,只接收卫星信号。
五月十六日飞燕肌肉硬化,砸碎监控室高钢化玻璃杀死两位驻守士兵,以牙齿咬断颈部组织,并进食。
五月二十四日灵蛇研制出【IA-1】血清,飞燕身体机能回转,情绪稳定。
“五剑”军部所有武器改换【创世】系统,所有军人注射纳米微芯片,直接脑力控制武器,切断一切木剑网络入侵的可能。
六月十五日飞燕研制【IA-2】血清,飞燕恢复部分意识。
2635年
【IA-6】血清使飞燕彻底恢复,身体各组织获得加强。
同日木剑命令飞燕为一死者注射【IA】,后经查实该死者为木剑养父独孤。
复生者短暂恢复意识后失控,接受血清注射。
【IA-6】血清使复生者肌肉硬化部分组织获得加强,有基本动物行为,主要表现为进食行为。
十一月二十九日复生者脱离监控室,杀死并进食科研人员与驻守士兵若干,死亡人员三小时后感染【IA】二次变异分子,病症主要表现为攻击力与进食。
生者在复生者的攻击下惊慌失措,赖以生存的人工智能被代码为“飞燕”的病毒入侵,木剑军部彻底瘫痪,三日后沦陷,死亡人数未能统计成功,灵蛇,飞燕,下落不明。
木剑乘小型歼机逃离,失去踪迹。
失去控制的复生者们奔上街头,以中央为核心,生化感染迅速扩散。
十二月玄铁收到消息,重要人员转移到【方舟】中,部分武装力量留驻并支援其他城市。
十二月底“五剑”留驻军队遭到人工智能武器攻击,木剑卷土重来。
孤剑,毒龙银鞭失踪。
玄铁远程命令第一时间修复信号塔,随时保持与【方舟】的联系。
2636年
生化危机席卷全球,复生者毫无生物特征,人工智能无法锁定攻击,人类陷入恐慌。部分人类进行武装斗争,热兵器与冷兵器成为主流。
一月十日确定总统感染死亡,木剑射杀一百零八位政员,自此全权控制中央,而后弃城而走,销声匿迹。
同日小股复生者流入“五剑”军部留驻城市广陵。
【方舟】仍在完善阶段。

曦孤《吻锋》

剧情向甜饼
死活不让我发,走外链吧唉
https://m.weibo.cn/5619405825/4170384540334129
实在不行,评论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