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上燕

《auroral》屠倚末世au

chapter.1
凌晨三点,温度降至零下,小雪纷扬。
一辆高速驾驶的奔驰汽车横冲直撞闯入广陵境内,在无视守卫军警告撞毁铁围网,轮胎被路障戳破后,车体尾部喷出大股白汽,沸沸扬扬的弥散开来,伴着顿重气音彻底宣布报废。哨兵持枪谨慎的打开车门,浓郁腥气扑面而来,一具鲜血淋漓的女尸顺着打开的车门滑出,腹部被蛮力撕开,皮肉外翻伤口狰狞,大小肠漏出,一端牵在车内着西装的男子手中,施暴者抬起满沾猩红的脸,浑浊涣散的瞳孔映出信号塔顶的白炽灯光,他像是被晃了眼睛,抽搐一下,猛的张大了嘴——
屠龙刚被叫醒,来不及打理的蓬乱短发炸成鸡窝——居民已被各地陆续传来的消息吓破了胆,虽此处有军部驻守轻易不会沦陷,可人们被极致恐慌逼急了说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内外双重压力之下防线极易崩溃,故而安定民心是目前驻军的首要任务,屠龙作为驻军首领,不得不在室外温度低的能滴水成冰的情况下亲自赶赴出事地点。
这已经是这一周以来的第三次,红外线对于复生者没有任何作用,夜视镜也只能看到半径十米内的活动物体,设在各高速路的关卡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南下的逃亡者越来越多,一大部分都在逃亡的途中异变,至少目前,他们没有成功接收任何健康生还者。屠龙随手扣上军帽压下蓬乱的头发,神智短暂的混乱后他深吸一口气,冷空气卷着细小雪屑进入鼻腔,像一剂有效的清醒针。他蹲下来仔细观察已被击毙的复生者,子弹搅碎了烂软的大脑,后颅腔破碎,灰质组织淌了满地,红红白白一片,散发着人体组织腐烂后的恶臭,像极了呕吐物。
屠龙仿佛习惯了般,平静的从口袋中摸出试纸蘸取一些,作为样品封存在玻璃器皿中收好,随后又例行公事的询问是否有伤亡,旁边的哨兵迟疑了一下,道:“有三人被不同程度的咬伤抓伤。”
从车里出来的男人被及时击毙,而那个被啃噬的面目全非的女尸却在众人收拾现场时歪歪斜斜的站起来袭击了离自己最近的士兵,另外两个试图帮忙,在混乱中受了伤。
屠龙抬手挥退了他,慢慢沉下脸色。
广陵附近的城市因屠龙及时出兵搜救而挽救了大部分民众,且每天都有百人战队沿边镇地区清理游荡而来的复生者,各高速路口都设有关卡,军队直接管辖,距离生化感染爆发仅过去三个月,据情报,北方,怕是已经全部沦陷。
木剑没有一点点安抚人民的意思,至今无任何公开言论,通讯系统接连瘫痪,玄铁能做的只有尽快完善方舟设备,方便接纳民众入住。而在方舟完成之前,玄铁给屠龙下达的死命令是守住广陵的安全区。
屠龙所代表的军队,已经是中国南方对复生者最后一道抵御线了。
雪花渐渐聚成小冰粒,落地有声,在地上积起薄薄一层雪披,又被来往的人群踩碎,满地泥泞。
屠龙微微张嘴呵出一口热气,军装男人逆光而立,深色军装勾勒出饱含力量的肌体弧线,俊朗面容大半隐入阴影,眉间愁色愈发深刻。他沉默片刻,最终下令加强警戒级别,来往车辆五十米外若无应声皆直接攻击,结束后续工作,警车载上三位受伤人员连夜返回基地。
科研院不规则的柜形建筑极具现代风格,拐角处的转折都利落干脆到近乎锋利,一排排被分割匀称的玻璃窗更透着股冷漠的理性。屠龙摇下车窗,注意到科研院监控室的灯还亮着。
停好车,乘电梯抵达二楼,穿过二十米的走廊,屠龙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推门闯进监控室,暖气瞬间裹了上来,亲吻着被冻得发麻的鼻尖。屠龙端起某人搁在桌子上的保温杯,仰头牛饮,露出因吞咽不停滚动的喉骨,有几分张扬的性感。等浑身缓过劲,他才开口:“又有三人被感染了。”
倚天这才从显示器前转过来头,电子设备闪动的蓝光投在他与屠龙相似的锋利眉眼上,显出种机械般的冷漠。他身上只穿了件衬衫,外面套着科研院的制服外套,长发高束,极少的两三缕落下,被别在耳后。
倚天点头表示知道了,蹬着高脚椅转过身,就着屠龙用过的杯子喝尽剩下的温水,道:“带进来吧。”
屠龙走到医护室启动电源,走将三人传唤过来,倚天抬头略略扫过一眼,三人都有些紧张,毕竟屠龙站在哪儿,随时可以并有权将他们立地处决。
谁都怕死。
三双紧张而微微大睁的眼睛注视着倚天从医药箱里取出酒精等消毒药材,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倚天戴上手套给三个人简单处理过伤口后,又依次检查了瞳孔和内眼睑。对屠龙轻轻摇了摇头。屠龙脸色陡然一沉。
倚天脱下手套坐到了横桌的对面,他从屠龙口袋里抽出手枪,放在桌上,枪口对着自己推到那三人面前,清俊的脸上一片平静:“遗憾的告诉各位,你们已经被感染了。这些天被感染的同胞已经有五位,场面话我也不说了,你们都是英雄。”顿了一下倚天又道“但目前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在异变前作为一个军人死去,还是等待万分之一的奇迹。”
三个人面面相觑,室内气压一度降低,士兵们看着那把枪,眼神几度变换,屠龙背在身后的手慢慢握住了枪柄,以防变故。倚天仍看着士兵,偏浅的金色眼瞳无波无澜,似乎在认真的等待士兵们的答案。
片刻后年长一些的士兵站起身,拿过了枪。另外两个年轻人立刻紧绷起来,年长者冲他们咧嘴一笑,额角有道深刻疤痕,他说
“我跟随玄铁总司令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侥幸没死在枪子下,虽然没能终老,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宿,比起慢慢尸化,不如清醒的作为一个人类死去。”
倚天肃然起立,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屠龙亦抬手工整的行了个敬礼。

夜里一声枪响长鸣,撕破天际,而夜色仍重,稠浓的化不开月色。

另外两名士兵选择接受隔离,鉴于复生者险些击破高钢化玻璃的前例,隔离室四面都采用高密度合金制材,仅通过摄像头进行监控观察。
毫无例外的,奇迹没有出现,两位士兵在经历过三个小时的挣扎后,彻底异变。
此时已是六点,倚天守在监控室彻夜未眠,方舟带走了所有柔属系人员,仅留下小部分阴属系技术人员进行地面样品采集,玉萧对【IA】一无所知,贸然将感染者带入方舟风险巨大,玄铁预感这会是场长期战争,将方舟的完善工作提到第一,这些天所有受感染的人都集中送到这里,有平民也有士兵。倚天目睹了一场又一场的死亡,监控里每一双充斥着求生欲的眼睛都慢慢失去神采,复生者诞生的瞬间,狙击枪会精准的射穿它的大脑。
这与战争不同,他们的枪口时时刻刻都对准了自己的同胞。
倚天通过通讯系统告诉清理人员三小时后再处理尸体,以防复生者未二次死亡造成更多伤亡,然后他关闭了监控系统,低血糖导致他脸上血色褪尽,眼底微青愈发明显。
屠龙陪了他一宿,精神倒还好,见倚天撑住额头不堪重负的模样,关切道:“回去休息一下罢?”
倚天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会儿贫血的眩晕感,摇头拒绝:“院长推断此次感染三个月后才流窜到南方地区,是因为冬季天气延缓了病毒活动的频率,马上就要开春了,广陵的防御线会越来越吃紧,城里还有三万老百姓,在方舟完成之前,我们必须坚持住。”
“那也先睡一会儿吧,还有一个小时才到七点半。”屠龙伸手在他指节捏弄两下,亲昵的小动作极具安慰感,倚天疲惫的点点头,被屠龙扶到休息室的单人床上躺下,他自己又去折腾了张床推过来并在一起,挨着倚天睡下了。倚天沉默的盯着天花板,瞳孔有些涣散,隔离室里的场景交替变换,飞溅的血花几乎快要化成梦魇,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他有种想呕吐的欲望,翻来覆去好一阵,被屠龙从身后抱住,温热手掌覆盖在眼睛上。倚天在温热的黑暗里听见屠龙富有磁性的低哑嗓音:“睡吧,不要想了。”
其实他也不好受。倚天轻叹一声,想着,一手向后轻轻握住了屠龙另一只手,被小心翼翼的笼在掌心里,两人依偎着睡去。

评论(2)

热度(7)